欢迎您来到!

经营主体亏损严重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发梳 >
经营主体亏损严重
* 来源 :http://www.chinajammer.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1-01-12 00:44 * 浏览 :

“建议继续执行现行标准。”

来自云南昆玉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的听证代表郭淳则认为,此次经营性高速公路成本核算没有考虑税收因素,昆玉高速不应该降低价格,而应当适当调高价格。

“云南公投公司是省政府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与高速公路里程的快速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速公路建设成本高,收益低,融资难。高速公路修得越多,公司亏损越大。公司资产负债率从成立之初的69.18%攀升到现在的76.74%。公司最近三年(2009-2011)营业总收入130.33亿元,支付贷款利息就高达154.6亿元,同时偿还贷款本金194.91亿元,收支严重倒挂。只有通过适当提高通行费收入,降低资产负债率,才能丰富筹资形式,从根本上解决资金需求问题。”张从明说。

据悉,此次调费的范围包括省公投、高海、磨思、富砚、绕城、安晋、昆玉、曲陆、曲靖市公路建设公司9个经营主体所属的30条经营性高速公路。听证会提供了两个价格调整方案。方案一区别经营主体的经营情况制定费率标准,对目前的9个经营主体实行“六升两平一降”。方案二综合考虑经营状况、单位造价、车流量等因素,对普通路段和500米以上桥梁隧道分别制定通行费费率标准,合并收取通行费。

听证会一开始,听证方案陈述人即全面陈述了此次云南省经营性高速公路收费价格调整的理由和依据。

李梅认为,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三条“公路发展应当坚持非收费公路为主,适当发展收费公路。”但目前云南省已建成通车的30条经营性高速公路,就占了全省高速公路里程的93.77%,政府应加快发展不收费公路。从实践看,提价与高速公路发展趋势(取消或降低高速公路收费)不相符。

“我反对调高高速公路通行费收费标准……”

记者注意到,云南财经大学李淳燕、楚雄州消费者协会宋彪等六七位听证代表表达了不希望高速公路涨价的意见。

记者注意到,4名经营者及利益相关方代表均支持收费标准调高,4名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和6名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其他人员也大多表示支持。

“从微观上看,本次涨价理由充分,但从宏观上看又不够充分,因此,我不同意涨价。”张宏雷表示。

对七座以下小客车影响较大

此外,她认为按照方案一,客货车调节幅度为35.71%、22.5%;方案二调整28.57%、20%,调节幅度过高,且调整标准与居民收入水平基本相适应具有不确定性。云南省在最好的年景都未达到收入10%的增长水平。从社会出行负担看,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每年减少30亿出行负担,但通过调整又增加高速公路收费,有转嫁费用负担的嫌疑。从对客车的影响看,方案只考虑了调价后的直接影响,而未考虑间接影响。

方案陈述人认为云南省经营性高速公路坡多路陡、山高谷深,地质结构复杂,建设和经营成本高,收费标准长期偏低,定价机制不完善收费标准单一,车流量小,经营主体亏损严重,建设资金难以筹措等成为制约该省高速公路发展的主要因素。因此,调高价格成为必然选择。

“据测算,此次调费对七座以下小客车影响较大,对客运车辆影响较小,会使客运票价上升5%左右,将影响全省公路货物运输成本上升0.8%左右,不会对鲜活产品运输车辆产生影响,不会增加蔬菜等农民生活必需品流通环节费用。”听证方案陈述人说。

云南省公路开发投资责任有限公司所修经营性高速公路占云南省近八成份额,该公司副总经理、听证代表张从明认为方案二能更好体现费率与成本的关系。

“通过建立和完善长期有效的定价机制,理顺费率与成本的关系,调整收费标准,促进全省高速公路建设可持续发展。”该陈述人强调。

张宏雷认为,此次经营性高速公路成本定价调查中,存在几大漏洞,例如高达数亿元的“其他成本”不知道是何种支出,经营性高速公路经营公司的招待费没有列明数额,没有向听证代表披露第三方的审计报告等。

(责任编辑:徐晶慧)

“从全省9个经营主体近3年的经营情况看,营业利润逐年好转,说明加强公司内部管理,严格成本控制同样重要。”李梅建议加强政府监管和审计监督,确保消费者的财产权和知情权。

李梅的观点得到来自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听证代表张宏雷的支持,他认为,单从“居民收入与gdp同步增长”的表象认为云南省居民收入增幅将保持10%以上,完全没有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和群众的现实感受。

“我对本次通行费标准调整的意见是:赞成车辆通行费收费标准在现有收费标准基础上增加500米以上桥梁、隧道收费。”

今天上午,云南省经营性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收费标准调整听证会在昆明举行,24名听证代表参加了此次听证会,听证代表发言踊跃。记者注意到,原定的11名消费者代表有1名没能到会;经营者及利益相关方4名;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4名;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其他人员6名准时参会。

调整标准有转嫁费用嫌疑

高速路修得越多公司亏损越大

“以前是逢听必涨,但此次是有升有降,同意方案二。”来自昆明市城管综合执法局的听证代表、云南省人大代表孔庆华说。

李梅认为,此次云南省提高经营性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存在时机选择不恰当、社会承受能力分析值得商榷等不足。

“建议继续执行现行标准。”来自云南省消费者协会的听证代表李梅说。

上一篇:是否存在其他协议、约定、安排或默契 下一篇:没有了